京师环宇——中国知名的汉语教师培训及输出基地!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志愿者

巴黎一年记

时间:2018-06-16  来源:京师环宇国际教育  编辑:京师环宇



         2007年夏天,在经过了申请、面试、考核,接受了严格的培训之后.身为一名对外汉语教学专业的在读研究生,我受国家汉办选派赴法国从事汉语教学工作。带着使命,背负嘱托,我踏上了这片美丽的国土,幸运地来到了这座让我铭记一生的城市——巴黎。如今,我的志愿者工作已经圆满结束。回顾过去的一年,看似波澜不惊,但于我个人而言却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这是一段难得的人生经历,是我最值得珍藏的人生同忆之一。在告别法国重回故土之后,我将这一年来的工作、学习、生活中的一点心得体会落于笔端。以纪念这段非同寻常的时光,也希望为这个国度的下任志愿提供一点有价值的信息。

  一、工作环境

  传统意义上的巴黎是指现在的小巴黎,这里差不多集中了所有的名胜古迹和人文风光,在这里居住的基本上都是土生土长的巴黎人。然后,以巴黎圣母院为圆心,画一个半径55公里的圆,这个范围就是现在的大巴黎地区,也叫做法兰西岛。在大巴黎之内小巴黎之外的地区,就是巴黎人通常所说的郊区。我工作的地区名叫蒙特勒伊(Montreuil),就属于巴黎的郊区,在巴黎的正东方,乘地铁或ERE至市中心都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郊区因为远离市中心,地价便宜,政府修建了很多低租金住宅,这里便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留学生和工作人员,甚至还有难民。正因为如此,这里成了一个多元文化共生杂处的地方。这种情况反应到课堂上,就是我们的学生成分非常复杂,他们的民族、种族、家庭背景、宗教信仰、行为方式多种多样。我在这里教三所初中和一所小学,学生共计199人,但其中真正传统意义上的“法国人”不到一半。我所在的地方尤其以摩洛哥和马里人最多,还有少量的亚裔,这些家庭在法国基本都属于低收入阶层,因此,大多数移民家庭的小孩都比较实际。上学的目的不是为了多掌握一些知识,只是想早早拿到毕业证书后找个工作挣钱。这些孩子绝大多数是以法语和阿拉伯语为母语,少数亚裔学生能说简单的汉语.水平参差不齐。汉语对他们来说既陌生又难懂,从而在这里学习或教授汉语,都显得困难重重。

  不过汉语虽然不具有阿拉伯语和英语那样的先天优势.也不像西班牙语、意大利语那样对法国人简单易学,但却是法国时下最热门的外语。巴黎有不少华人社团开设了专门的中文学校.并有越来越多的中学将汉语设为第二外语。以我所在的城市为例,这里一共有三所初中,全部都开设了汉语课。在我任教的这一年里,有一所小学也开设了汉语课。越来越多的孩子从六七岁开始就已经接触汉语了,这为他们更好地学习汉语和认识中国打下了基础。

  但值得注意的是,法国孩子学习汉语的目的还是比较实际的。我在自己任教的三所初中做了一个小范围的调查(另有一所小学未调查),共有三个年级的学生100人左右,毕业班的学生能完成基本的自我介绍、简单对话,能看懂中国动画片。凡是水平较高的学生,学习的动力都是为了升上好的高中,并在高中里参加东方学部,从而为今后申请大学,甚至找工作提供便利;另有一部分学生,其家长与中国有着工作上的往来,或者有亲人在中国,所以比较重视孩子的汉语学习。相对来说,真正因为喜欢而学汉语的孩子非常少。这就要求我们的教学要听说与应试并重,重点着力于激发孩子们学习汉语的兴趣。

  不过总体来说,这里的中小学课业压力不大,一般来说,初中(共四年)从三年级开始开设第二外语,但是随着现在法国人对外语教育越来越重视,不少学校初二就已经开始上第二外语课了,我教的一所初中就是这种情况。从学生开始上汉语课到他们参加高中毕业考试,一共有差不多五年的时间,在这五年中,他们只需要学习一本教材,就是Bellassen编写的《汉语语言文字启蒙》。这本教材共有18课,400个汉字需要掌握,初中阶段只要求学习前六课,所以相对还是比较轻松的。

  二、法国中小学汉语教育存在的问题

  有的学校是第一年开设汉语课,虽然有汉语教师和志愿者,可是对汉语教学的相关支持却没有配套起来。图书馆里没有汉语书,我们还必须自己复印教材发给学生们使用,浪费时间和精力。此外,法国人现在十分重视环保,学校给每位老师每学期的印刷纸张是有限的。我工作的学校每学期只给我1500张纸,根本不够印教材,更谈不上印试卷、图片了,每次用完了就要去找校长或者秘书再申请,十分不方便。更严重的是,在法国基本找不到那种图文并茂、适合十岁左右孩子用的书。我看过我学生的英文课本,不仅难易适中,而且相当有吸引力,跟我们的汉语教材形成了鲜明对比。我们想给学生找一些课外读物,结果,跑遍了巴黎的所有书店还是一无所获。所以在法国,中文教材的编写还是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我们应该好好开发一下。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考试机制不完善。在法国,没有类似中国的中考、高考这样的选拔性考试,只要学生通过了毕业考试,就有资格升入更高一级的学校。以初中毕业考试(Brevet)为例,其它科目都是有统一考试的,各个学校的学生使用相同的试卷,在同一时间考试,很容易评判出学生的水平,但我们的汉语就没有统一考试,各个学校的任课老师按照大纲自主出题,这样一来就没有统一的评判标准了,有的老师出题重视语法,有的老师重视汉字,有的老师重视阅读,大家各行其是,学生也不知道自己和别的学校的同学相比有哪些长处、哪些不足。

  不仅仅是学校考试存在问题,我们的HSK在法国也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推广,很多汉语学习者甚至汉语老师都不知道HSK是什么。今年我曾受驻法使馆教育处的派遣,到布列塔尼大区监考HSK考试。据介绍,这里是法国仅次于巴黎的,汉语教学开展最好的地区,但整个地区参加HSK考试的也不过只有八十多人而已。后来我问了一些学汉语的人,为什么他们不愿意考HSK,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太难,他们基本上通不过;第二个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个考试还没有得到法国社会的广泛认可,没有很大的影响力,即使通过了对他们的帮助也不大。

  三、法国学生的不同特点

  这个问题我要分两个方面来说,一是法国学生和中国学生的不同,再就是法国学生本身存在的不同群体的不同特点。

  第一个方面,我想只要去过欧美的志愿者或者老师都有感触,这里的学生非常活跃,要让他们像中国的中学生那样老老实实地坐上四十五分钟,根本是不可能的。法国学生上课随便说话、随便走动的比比皆是,而且他们还特别喜欢跟老师闲聊。如果老师不能控制课堂的话,很有可能就被学生带跑题了,一节课都在说一些跟课文无关的话题。我在有过一次经验以后.就特别注意这个问题了,不管学生提出的话题多么有趣多么吸引人,我还是要告诉他:“下课我们再聊,现在看课本。”此外,我和其他的汉语老师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法国的人权过度泛滥,学生经常威胁老师。我的搭档老师有一次跟学生讲:“印度有句谚语‘聪明的人总是想办法解决问题,愚蠢的人总是把错误推到别人身上。’你们看看自己是要做聪明的人还是愚蠢的人。”然而当即就有学生对她说:“老师你骂我们是笨蛋,我们可以去告你的。”像这样的学生是非常难管理的,所以他们犯了错最好还是交给学校训导处处理。

  法国学生内部也是可以分成几个群体的。以我个人的感觉来看,大致可以分出四个群体:法裔学生、阿拉伯裔学生、黑人学生、亚裔学生。他们各有不同的特点,法裔学生也可以扩大到整个欧洲的学生,这些孩子有很强的主人翁意识,多半家境较好,多才多艺,但是虚荣心强,自我保护意识强,也比较骄傲。对待他们,我基本上是以表扬鼓励为主。他们只要自我感觉良好,就会是非常好的学生,各种学习任务都能及时完成;亚裔学生非常刻苦努力,通常成绩很好,也不需要老师操心;阿拉伯裔学生和黑人学生学习的功利性比较强,很多人纯粹是为了得到分数而来上学的,只要完成了笔记和作业就开始叽叽喳喳交头接耳。所以给他们上课,就要布置大量的任务,不让他们闲下来,也能帮他们得到好成绩。

  四、多种多样的教学法

  为了最大程度地吸引学生,我和搭档老师可以说是绞尽了脑汁。除了平时的汉语课之外,我们还精心策划了手工课、动画欣赏课、中国歌曲课、汉字游戏课、每周一位小老师等等穿插在正规的汉语课程中。

  法国的学生喜欢边玩边学,非常讨厌死记硬背。但是汉语对他们来说毕竟是完全陌生的语言,尤其是声调和文字,掌握起来非常困难,不背不记是绝对学不好的。再加上法国的中小学假期特别多,一个长假过后,前面学的内容基本就都忘光了。鉴于这种情况,我们的汉语课有很大一部分时间是在做复习巩固的工作。光拿着课本和讲义对着学生一遍又一遍重复的话,注定是不会取得好效果的。因此,我和搭档老师设计了很多小游戏,让学生们不自觉的就能把先前学过的内容回想起来。其中效果比较好的是汉字功夫比武和拼字游戏。

  法国的中学生尤其是男孩子,对中国功夫都非常迷恋。我就让他们用自己的四肢当笔,模拟功夫的动作,按照正确的笔顺写出汉字,一个人在黑板前表演,其他的同学在下面给他挑错。如果能完全正确地按笔顺写出这一课的生字,就发给他一件小礼物。开始比武游戏之后,学生们的笔顺明显比原来要好得多了,尤其是一些很不爱学习的男生成绩都有所提高。

  在学生们掌握了比较多的汉字之后,为了让他们更好地了解汉字的结构、偏旁部首的作用,我们自己动手制作了汉字扑克牌。每一张牌上只印有一个偏旁或部首,让学生二三四个人一组玩配对游戏。每组一套扑克牌,每个人手里拿三张,然后轮流从公共的牌里抽取,如果能和自己手中的牌配成一个汉字的就可以得一分.游戏结束之后按得分多少领奖品。这样大家快快乐乐地就把汉字复习了一遍。

  就像我们小时候学习英语,音标是进一步学好英语的基础一样,学好汉语拼音,能够做到发音准确,能基本根据偏旁部首推测出汉字的发音,在汉语学习中显得非常重要,这为他们日后继续深入学习汉语打下良好的基础。所以,除了运用各种方法把课本上的汉字教会他们,我还专门用了很长一段时问教学生汉语拼音和汉字的发音规律、偏旁部首的构字意义等。一开始,学生们的兴趣不是很大,毕竟记住一些拼音和偏旁部首对于他们来说是很枯燥的。我就耐心的给他们讲学习拼音和汉字构成的重要性。为了激发他们的兴趣,我经常将一些典型字写出来,让他们猜发音,当他们能够猜出生字的发音,并根据偏旁部首大概猜出这个字的含义时,我从孩子们的目光中读出了他们的兴奋和渴望。

  除了课堂游戏之外,我们还专门开了手工课,教学生剪纸、做灯笼等等。我所在的巴黎郊区尤其以摩洛哥和马里人最多,这些孩子上学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多掌握一些知识,而是早早拿到毕业证书找工作挣钱。所以为了把孩子们的心思拉回到课堂上来,政府给学校拨出了专门的款项,要求学校组织丰富多彩的活动课,以增加学生的学习兴趣。我和男一位中文老师就开了中国传统手工课。

  说实话,我本来就已经对这帮顽劣不堪的小鬼头们头痛不已了,现在每周又多出来两小时要守着他们,真可以说是心不甘情不愿,不过学校的安排不好反驳,也就只能耐心准备了。好在我曾经学过一些基本的剪纸、编织。又向汉办申请了很多关于手工方面的资料,我和我的搭档陈老师就这样开始了手工课的尝试。最初的阶段是十分困难的,单是收集材料就费了我们很大的心思。我们是从最容易教的剪纸开始的,可是在法国能买到的基本都是标准的打印纸,根本不适合剪纸和折纸。为了找到合适的纸张,我们把巴黎的各家超市转了个遍,最终还是一无所获。恰在此时,陈老师想到了自己的老公在中国商品批发中心工作,不如请他们从国内进一些手工用纸,而批发中心也觉得越来越多的中文教学机构需要这些材料,很快便进了一批货。就这样一波三折的,我们的手工课终于开课了。

  原本我们都觉得法国有那么多的博物馆、艺术展览可以参观,这里的小孩对图案、色彩之类肯定是非常熟悉的,也应该有不错的素质。但是没想到.实际情况和我们想的完全不一样,开始的时候经常有学生剪出来的面具上有两个鼻子两张嘴,也有不少人把深蓝色的字贴在黑色的背景上。我和搭档陈老师只能从最简单的线条、色谱开始讲起,教他们如何将纸折叠以后画出半张脸,哪些颜色作背景哪些颜色作前景会显得明亮和谐,渐渐地,几次课以后,学生们不仅可以学会我们教的内容,而且还能自己设计剪出一连串的小动物和备种漂亮窗花了。恰好农历春节临近,学校把装饰食堂和大厅的任务交给了我们。我们用学生们自己制作的福字、吉字、春联、年画挂满了墙壁,并且邀请了校长、老师和一些学生家长来参观,大家都对学生们的手工作品赞不绝口。

  在获得了小小的成功之后,我们再接再厉,决定来个“大制作”——做一条龙。我们先是发动学生把家里用不着的硬纸板收集起来.又向学校申请买了一匹白布和各色颜料,最后还从网上下载了各种各样的龙的图片,一切就绪之后我们开始了历时两个月的摸索和实践。我们把来上课的学生分成几个小组,有的专门画龙头,有的画龙尾,有的画龙的角和爪,有的画龙的身子(见图片),最后大家齐心协力把这些部件缝制组装起来。端午节时,我们的学生用自己制作的龙进行了一次舞龙表演,吸引了全校的学生来观看。从那以后,经常有没选汉语的学生来参加我们的手工课,还有学生的家长来旁听。

  在手工课上,我一边做一边给学生们讲一些中国的风俗和趣闻,学生们更深入地了解了、也真心地喜欢上了中国的文化和艺术。即使是班上成绩不好的学生也都变得认真起来了,再也没有人把汉语课当作打发时间、混日子的、可有可无的课了。更重要的是,在手工课上,老师和学生之间、同班问学之间、学长学姐和学弟学妹之间都可以自由地交流,大家畅所欲言。有什么好主意、好办法都可以说出来,对中文课的意见也都可以直接让老师知道,我们作为老师也更加了解了这些孩子们的情绪、想法和生活状态。通过手工课,这些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的叛逆情绪也变得缓和了。大家一起动手工作,更加需要互相支持和帮助,而不是一味地争强好胜或特立独行。并且这种良好的状态也带到了其他课上,很多老师向我们反映,参加手工课的学生明显有很好的合作精神,也更加乐于助人。

  一分耕耘就有一分收获,我们的工作总算得到了学生、老师和家长们的认可。在进入2008年以后,由于法国政府的改革措施,很多学校的老师都举行了罢工,学生也跟着罢课,有一次,罢工的日子正好有中文课,进教室之前,我们还在担心是不是只有一两个学生来上课了,可是没想到进教室一看,几乎全班同学都到了,他们告诉我,“老师,你知道吗,我们今天一整天就只有中文课,别的老师都罢工了,我们就是为了上这一节课才来学校的。”我说:“你们为什么不在家里休息一下呢?”这些孩子很得意地说:“因为我们喜欢学中文,中文课很有意思,特别好玩,所以我们不想缺课。”孩子的几句话,让我感觉到我的教学还是有一点小小的收获的,至少,他们喜欢上了中文,对中文有了兴趣。而我自己也因为学生的这几句话感动了许久。

  从一开始对学校加课时抱怨到深深地爱上了这门课,从面对一群调皮学生的手足无措到和他们倾心相交,手工课就仿佛一条神奇的纽带,把我和我的学生紧紧地连接了起来。在这个课堂上,我们是师生更是朋友,这里也成了我在法国这个浪漫国度里的最美丽的际遇。

  五、日常生活

  总体来说,在巴黎生活是便利与不便并存的。众所周知,巴黎是欧洲大陆上最大的城市,也是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市之一,是法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这里不光有众多的常住人口,还有每天络绎不绝的游客。对于我们这些教师志愿者来说,巴黎为我们提供一个了解现代欧洲文明的绝好平台,博物馆、艺术中心和文化古迹等足够我们好好品味一番了。此外,巴黎是国际性都市,世界上各个民族、各个种族的人在这里都能看到,所以不必担心自己的东方面孔显得太突兀。巴黎的华人很多,十三区被称为“中国城”,有很多中餐馆和中国超市,商品种类的齐全程度不亚于国内,所以完全不用担心生活上不能适应。

  巴黎在地理上属于小盆地,又受到大西洋的影响,降雨很多。但一年四季的温差并不大,最冷的二月份也只有几天气温在零度以下,最热的七八月也大都不会超过三十度,所以相对来说需要准备的衣服并不太多。值得一提的是巴黎的纬度很高,又实行夏时制.所以冬天白昼特别短,夏天白昼特别长。冬季一般早上九、十点天亮,下午三四点天就开始黑了;而到了夏季,晚上十一点天才完全黑下来,这种情况很影响休息和睡眠,所以主动调节生物钟是很必要的。而且巴黎的窗户不像国内,平时睡觉挂窗帘,他们是用大铁板遮光。就像我们国内的商店结束营业时上门板一样。在巴黎,睡觉的时候都是把一块铁板上到窗户上,这样就完全没有光线了,即使外面日照很足,屋里也是漆黑一片,这种情况倒是有利于睡眠。但对在国内习惯了天亮后起床的我来说,着实适应了一段,期间有几次因为昼夜不敏感,差点起晚。更加夸张的是.因为总是担心早上起不来,我有好几次都精神紧张地无法入睡,每每是凌晨两三点就醒了,然后昏昏沉沉地等待闹钟响起。这种对我的工作影响很大,晚上休息不好,白天就没有精神。可是尽管如此,只要一站上讲台,我马上就有了十二万分的热情去面对我的学生们。那一刻,我才真正体会到了老师的辛劳和快乐。

  巴黎的公共交通非常发达,现在有快线五条、地铁十四条、轻轨三条,还有上百条城市及郊区的公交线路。可以说在整个法兰西岛上,没有什么地方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到达不了的。公交售票方式也非常灵活,有次票、天票、周票、月票、年票、周末票等等。应该说在巴黎交通不是问题,但是依赖公共交通的我们,必须要忍受的就是等待、拥挤、长途跋涉以及司机先生们三五不时的罢工运动。

  说起罢工,我的感触比较深。我到巴黎的十个月,是萨科齐执政时期。他的锐意改革,尤其是养老金制度的改革,触动了很多法国人的神经,损害了他们的利益。而法国人的人权意识是非常强的,法国的工会组织也非常发达,工会强而有力。所以针对萨科齐政府的改革,很多行业都进行了长期的有组织的罢工,这其中就包括教师和交通运输工人的罢工。其他行业的罢工,对于我这个外来人来说.影响还不是很大的,但交通运输工人的罢工,造成了包括公交、地铁在内的几乎所有的交通工具的停运,对于我来说,影响就非常大了。从我居住的地方到学校,平日坐车,大概需要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而没有了交通工具,我就只好走路上班了,这大概需要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走到学校,感觉身体非常疲劳,而且还需要早起,对于在国内习惯于从宿舍到教学楼走路五分钟的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而且,巴黎的人行道多是鹅卵石铺成的,高低不平,据说是为了保持古城原有的风貌,而这对于女孩子们来说,就更不是一个好消息了。尤其是上班的路上需要走两个小时,速度又非常快,很容易崴脚,所以我只好放弃了国内带来的鞋子,特意去买了一双运动鞋。更令我惊讶的是,到了任期结束回国的时候,我本想把这双劳苦功高的鞋子带回来,可是仔细一看。鞋底已经快要磨穿了,它也算是我这一年辛苦工作的一个小小见证吧。

  在巴黎,一个非常明显的感受就是,这里的假期非常多,而且人们的休假意识很强烈。一到假期,街边的商店基本都是关门大吉,店主们纷纷去度假休闲了。所以,在假期之前,一定要买好各种用品,等到假期时再买就来不及了。这点和国内有天壤之别。看来,法国人在生活水平达到一定程度后,就更注重的是生活质量、自身的休闲。

  正因为巴黎各色人等杂处,所以治安状况不那么尽如人意,盗窃、抢劫甚至凶杀案件时有发生,也确实有一些人对华人不太友好,所以要尽量避免自己单独在外面闲逛。

  总之,在经过了一年的志愿者生活后,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用更加宽广的视野和胸怀去看待不同的国家和文化,也明白了不同的文化与文明上只有达到了彼此的尊重、理解、包容才能真正实现和平与共同发展,而语言在这里起着基础性的作用。

  语言是文化的钥匙,汉语传播得越早越广泛,中华文明也就越容易被理解和接受,我们国家的影响力也就越大。因此,我也希望有更多的志愿者来为汉语推广事业尽一份心力。

  [来源] 国家汉办 赴法志愿者陈麓

京师环宇国际汉语教师外派中心特别邀请著名对外汉语专家、资深国际汉语教师外派顾问面向社会推出的国际汉语教师外派服务,专为国际汉语教师提供各类出国服务。

京师环宇国际汉语教师外派中心,中国知名的国际汉语教师外派基地,国际汉语教师培训基地!

国际汉语教师外派咨询电话:400-0789-400



  • 澳大利亚汉语教师外派专题
  • 韩国汉语教师外派专题
  • 美国汉语教师外派专题
  • 泰国汉语教师外派专题
  • 印度尼西亚外派专题
  • 新加坡中文教师外派专题